• 寒冬围炉,福州市政协再次关注寿山石发展
  • 发布时间:2016-02-26 14:18 查看数: [打印] [ ]
  •         2001年,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在《中国寿山石文化大观》序里写道:“挖掘寿山石文化优势,做好寿山石文章,推进寿山石产业发展,一直是我在福州工作期间的一大心愿。”
      历史上,寿山石雕艺术分为东门和西门两大流派,东门派主要集中在鼓山东门后屿一带,西门派主要集中在福州洪山一带。东门派艺人讲求造型伟岸,善取巧色,刀法矫健,作品玲珑剔透,精巧华丽,雅俗共赏,其代表人物:林谦培、林友清等;西门派艺人善于因材施艺,巧掩瑕疵,刀法圆顺,追求传神意韵,其代表人物:潘玉茂、林清卿等。
      随着时代的发展,两大流派的发展也与时俱进,不断交流融合。年终将至,东门派技艺的传承人,寒冬围炉,集思广益,就培育玉石综合交易市场、培养新人进入专业院校、筹备成立寿山石博物馆等内容,各位嘉宾展开热烈的讨论,从长计议寿山石雕的传承与创新。
    王祖光: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寿山石行业以前在福州有影响,现在是福建省的一张名片。所以,现在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官方,更要推动它,让它的影响力更有穿透力,走向世界。
    以前说“石出寿山,艺在鼓山”,我觉得这个是观念是狭隘的,是陈旧的,我们的行业来自五湖四海,不要局限于东门,要把所有的门都打开,要有“海纳百川”的精神。
    林飞: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新的时代,我们要提高要求,靠传承不够,从业者的知识面要广,眼光要高,雕刻行业对文化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模仿,这个只要悟性高都能做得到,但是要提高水平,一定要通过学校学习,学习国画,学习理论知识,学习艺术史等等。你看这些有名的雕刻大师,郭懋介大师,他学过国画,学过篆刻,陈达老师,学过竹刻、篆刻,然后跟寿山石雕结合起来,形成自己的风格。所以我觉得文化知识艺术修养非常重要。
    叶子贤: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我作为从东门派发源地走出来的雕刻师,受到了东门派技艺的熏陶和影响。所以,这几十年来,我在圆雕、高浮雕、镂雕上比较下功夫。当然,随着东门派西门派各项技艺慢慢的交融和互通,这几年,也在接触文房杂项类,也想有突破,所以,去尝试各门类的艺术,这本身就是一种向往创新的表现。东门派的技艺更有江湖气,做出来的东西比较随性,有侠义。那如果多一些文人气的结合,把站位再立得高一些,对于雕刻师来说,是好事。
    陈益晶: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福州工应该容纳天下石,这才是发扬我们技艺的地方,特别在当下,我们更应该包容外来的石头,它们不会冲击寿山石。另外其它石头进来对我们是有好处的,现在雕刻师这么多,学生这么多,这些外来的石头可以练手艺。我们雕刻师也可以取舍,大胆创新。如果都用寿山石练技艺,现在真的很难了。能够把全世界石头集中到鼓山这边来,更说明我们这边的名气和影响力。
    王一帆:
    福州市寿山石行业协会秘书长
    东门派的精髓是什么?首先,是依石造型,它完全围绕石头的形状来雕刻,这是它的精髓;第二,取巧。它的艺术是雅俗共赏,跟西门派有区别,西门派相对文人气,很多人看不懂西门派的作品,但是,东门派的作品大家都能欣赏。东门派的技艺和西门派也不同,它讲究一种气,跟西门派强调的韵还是有差别的,我们的气,很流畅,天人合一,雅俗共赏,所以影响力更大。所以,我们的传承就是要把祖先好的东西留下来,然后再发扬光大。
    林荣发:
    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
    作为东门派的传承人,我觉得现在对派系的概念已经渐渐淡化了。因为艺术就应该博采众长,百花齐放,无论东门派西门派,都是寿山石技艺的瑰宝,都要好好的传承下去。我赞成建一个博物馆,要把技艺存档留鉴,不要因为这个寿山石的技艺随着老一代的工艺师的减少也慢慢的弱化了。东门派,就算是寿山石雕刻工艺的黄埔军校了,我们作为中坚力量更要做好传承的工作,吸收好的,再灵活运用。
    倪真:
    市政协常委民建市委副主委,
    今天听大家的讨论,我感觉到了大家是倾注了浓浓的乡情。我作为福州人,同时作为一名政协的常委,我会将“如何发展寿山石雕产业”作为政协和政府协商的课题去推动。我们要理顺关系,要让政府发挥主导作用,我们的行业协会要发挥牵头作用。所以我觉得行业协会可以考虑跟大学高校结合,设一个系,设一个专业,如果有条件的话,也自己成立学院,或者办私立学校。
    郭祥忍:
    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我跟林飞一样,从事雕刻,就是传统所说的子承父业,但是,我们从父辈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技艺,还有为人处事,对待石雕艺术的那份虔诚和崇敬。石雕艺术,是随着时代在前进,如果我没有潜心琢磨自己的雕刻技法,没有自己的专项,我永远在我父亲的光环之下走不出来的,包括林飞大师也一样。石雕艺术也就是要这样不断有新人去推动,有新的花样在市场上出现,我们不要忘本,但不能一直吃老本。
    郑幼林:
    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福州市政协委员
    今天在这里说传承,我们就应该在这里建一个雕刻博物馆,没有一个雕刻博物馆,我们就看不到寿山石雕艺术传承的魂脉。第二个,我们必须办一所学校,没有学校,谈何创新,创新最主要是人才创新,我们的人才现在流失很厉害,我们希望,走出去的人才,可以反哺,回到福州。我们现在闭门造车是不行的,我们要跟国内国际的大师合作,要跨界交流,才有影响力。我们要抱团做事,和政府去谈合作,只要有想做,就会有突破点。
    郑世斌:
    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
    鼓山现在是各类石头的集散地了,说明我们这里有魅力,我们东门派也应该感到很光荣,不仅仅体现了寿山石的魅力,更体现东门派技艺的魅力。所以,我觉得我们要真诚的对待每一块石头,而不是固守观念,说这辈子只刻寿山石,这个理念对于艺术家来说也不合理,石头它只是一个载体。
    梁章凯:
    日本艺友斋主人、西泠印社理事
    其实行业外的人是不知道什么东门派西门派,我们就要通过多办展览,多开研讨会,多搞些鉴赏活动,让大家多接触多了解,不管内行外行都来,大家把石雕作品拿出来,以实物来对证,这样,才能将艺术传承下去,而不是自己分派系自娱自乐。我们要把综合艺术引进到寿山石雕技艺上,能够把美术、文学、形象等各门类艺术融入寿山石雕,这就是创新。
    陈基:
    寿山国石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北京石工坊艺术馆艺术总监、寿山会馆负责人
    我觉得要策划一次东门派石雕艺术的展览,因为很多人都没见过东门派谁刻过什么,怎么知道传承?你不要说是圈外的人,我看连学习雕刻的年青一代,都未必知道这些派别,策划一次展览让年轻人去看,他们才知道传统是什么,现代是什么。以实物说话,以现场说话,要综合东门派的前辈大师的作品,让大家看了之后有可借鉴的,才能有进步。
    刘敬华:
    东方石艺城总经理,
    今天能把我们东门派的各位大师聚集到一起在东方石艺城里商讨交流,我的出发点就是想更好的传承发展寿山石文化。为什么这些年其它地方的石头交易市场比较萧条的时候,东方石艺城还是有许多客商和石友来这里看呢?我觉得大家就是冲着这里是寿山石雕艺术的发源地,这里有我们的“福州工”而来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些在座的大师们,我们只要齐心合力,你们在这里建工作室也好,做展览也好,做研讨也好,我一定大力支持,只要大师们能整合资源,从长计议,我想,我们的石雕艺术能和其它的艺术门类一样,走近普通百姓,走向更广阔的市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