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兰姑妈》创作有感
  • 来源:文化生活报 发布时间:2015-12-24 09:44 查看数: [打印] [ ]
  •   文/ 黄丽娟

      题记:“最美的题材在你们面前,那就是你们最熟悉的人物。”——罗丹
     
      创作的要义,不在于怎么刻,而更注重在于刻什么。在寿山石雕创作题材的选择上,我偏爱雕刻现代人物,如孩童和少女。我尤为喜欢创造少数民族女性,她们奇异的民族服饰和朴实无华的性格使作品兼具超凡的艺术性和浓厚的生活气息。
     
      在创作《兰姑妈》前,我时常这样想:创作的要义,不在于怎么刻,而更注重在于刻什么。在寿山石雕创作题材的选择上,我偏爱雕刻现代人物,如孩童和少女。因为他们就在我的身边,我熟悉男孩的顽皮天真、女孩懂事乖巧,而身边的都市淑女、乡村姑娘,都温柔善良,略带忧郁。记得有位诗人写到:忧郁是蓝色的美丽,她们因为忧郁而深刻。我尤为喜欢创造少数民族女性,她们奇异的民族服饰和朴实无华的性格使作品兼具超凡的艺术性和浓厚的生活气息。
     
      我的家乡是福建省罗源县,是远近闻名的畲族聚居地,全县有十余个畲族之乡。每年都有许多画家、文士和学者来这里采风、纪实和调研,他们无不为畲乡独特的风土人情和畲女的华丽民族服装啧啧称奇。虽然现今畲女成为闽东一道美丽的人文风景,但在光鲜背后,畲女过去甚至现在的深层生活情况却鲜为人知。孩提时,我就耳闻目染许许多多畲女的故事和生活,深知畲女的艰辛命运。畲族大约都居住在边远的深山老林里,与外界及少来往,残留着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思想,存在包办婚姻、童婚等陋习,生活、生产中的重活、累活、脏活都是靠畲女来打理。畲女的勤劳、朴实、憨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从艺以来,我一直有雕刻“畲女”题材的想法,以此表达我对她们的钦佩和敬重。作品形象是我孩童时期所接触的畲族妇女的凝练,而兰氏是畲族大姓,故我将所创作的畲女石雕取名为《兰姑妈》。
     
      有了好题材,还需要依石造型,才有可能创作出好作品。我认为要刻好《兰姑妈》在造型雕刻上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1) 材料和主题要紧密相连。材料的高度、厚度、色彩等等造就了主题所需要的造型、巧色和道具的匹配。《兰姑妈》选用的是寿山月尾紫石,石材色泽不暗也不亮,总体偏灰,其中夹杂着紫红色,与从事体力劳动的兰姑妈肤色接近,石材能够很直观地体现“兰姑妈”身上勤劳善良和吃苦耐劳的本色。更为奇妙的是石材不仅有一定的高度和厚度,而且最高处有一小块紫红色,可利用这一巧色雕刻“兰姑妈”头上用红头绳扎盘成的主体为椭圆型的发型和与头发相连接的畲族已婚妇女头饰。
     
      (2) 结合题材特色与石材的固有色进行构图。这是雕刻前的必要准备,同时也是创造力的集中体现。构图要遵循一定的雕刻创作步骤。首先,确立头上饰品及头部的体积和脸部视线的方向;然后,按人体的七个半头长的比例,确立颈部、胸部、髋部等位置;最后,根据人体运动变化规律,注意头、颈、胸、髋的变化关系,明确肩带线和髋带线,确定人物四肢及道具的位置。必须指出的是,头部是后续塑形的基准,因而头部的粗坯要尽可能地准确。如果头的粗坯没设置好,那其下的各个部位的位置就很难把握准确,就会出现头脚比例失调的现象。
     
      (3) 从大局着眼,制作粗坯。这一工序在寿山石雕业内俗称为“打坯”。先从构图全局出发,抓住人物基本型,然后再逐步细化。在“打坯”过程中,我通常喜欢用圆刀型的工具,不论打坯刀、车刀、凿刀、刮刀,大都以圆刀为主、尖刀为辅。因为随着“打坯”的进行,对石材内里情况也逐步明晰,应石材变化而对构图有些微改动是在所难免的。圆刀划面大,入石浅,不伤体,便于进行上下左右的小幅调整。除了刀具类型外,刀具的大小也有讲究。我通常使用大尺寸的刀具制作粗坯。画家常说:大笔画小品,显得厚重、流畅、大气。这一道理应用在雕刻中也同样适宜,使用大刀打坯不仅可以培养从大体观察的习惯,而且有利于加强作品的整体感。
     
      (4) 人物与道具的匹配。罗源沿海背山,印象中的“兰姑妈”总是随身带着装有海鲜的竹篓。在最初的构图中,“兰姑妈”的肩上扛着一个竹篓。可后来在制作过程中发现作品已有一定高度了,如果只靠双脚立着就上大而重,下小而轻,重心偏高,摆放不稳固。因此在垂下的左手处增提一个大稻草包,用来增加下半部的体积和重量,以下调重心。可这样一来,稻草包和肩上背着的竹篓造型和雕刻技法上又类似,对比不强烈。这时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兰姑妈”背着螃蟹笼到海边抓大红脚螃蟹的情景,这造型与作品的构图基本一致,于是兰姑妈扛在肩上的竹篓就改为跨在肩上的蟹笼。不仅降低了作品重心,而且两个螃蟹笼小而圆,一个稻草包大而扁,在数量和形状上形成鲜明的对比,再加上“兰姑妈”背部下垂的腰带等服饰,使作品的构图不失稳固而又生动活泼。
     
      (5) 成品磨光后的局部修饰。这是使作品更加完美,精益求精不可缺少的步骤。衣服及围裙上的花边图案是畲女的除头饰外的另一特征,但畲女服饰花纹繁密,如果照搬可能会使人物衣饰很乱、很花,只好加以简化。在作品磨光后,用尖圆刀在“兰姑妈”领口、袖口处加以描绘,用局部的花边点缀整体,构建局部与整体的和谐。
     
      在经历了相石、构思、打坯、细刻、磨光、修饰等步骤后,作品《兰姑妈》终于制作完成了。在创作过程中我苦乐交织,虽然对细节进行了多次修改,但仍存有些许不足地方,微微有些遗憾。总得来说我对该作品还是较满意的,算是表达我的心愿,正如“兰姑妈”的朴实一样,我的创作意图也很“朴素”,即用石雕的形式再现我记忆中的畲女,向世人展示她们的勤劳、憨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