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届海峡两岸中青年篆刻大赛金奖奖品出炉
  • 发布时间:2017-06-02 09:42 查看数: [打印] [ ]
  • 2017年6月1日 第23期 《文化生活报》 文/ 无言
     
    ——治钮者陈为新,走在内修心外化形的创作路上
    陈为新(左)被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授予“陈为新寿山石雕技能大师工作室”牌匾
     
      今年5月,陈为新被福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授予“陈为新寿山石雕技能大师工作室”牌匾,作为当代青年寿山石雕刻中坚,陈为新的古兽印钮,上追汉唐石刻古风,远绍明清古兽神貌,又旁涉中国千年青铜、玉瓷器之气韵,结合自己在寿山石雕上的独特感悟,逐渐形成有自己独特风貌的古兽钮雕风格,广受海内外藏家和寿山石雕行家的追捧与推崇。
      去年的首届海峡两岸青年篆刻大赛,陈为新倾力治钮《三螭戏环》《太师少师》《俯仰之间》《汉钟离》《凤来仪》五方印章,作为大赛金奖的奖品,这五方印章时与名家篆刻展一同展出,不仅赢得了大赛专家评委的一片赞赏,更是博取了络绎不绝的参观者的眼球。日前,陈为新又受邀特别制印三方:寿山牛蛋石《天圆地方》、寿山玛瑙石《童子牧牛》、寿山芙蓉石《回眸生辉》,作为6月10日在福建博物院举行的国台办2017年对台交流重点项目之一、第五届海峡青年节系列活动之一的第二届海峡两岸中青年篆刻大赛的金奖奖品。
      在谈及这三件作品的创作过程时,陈为新告诉记者,他这次特别刻了一方童子牧牛钮,牛钮是他平时古兽创作中比较少涉及的,但对于一个从小生长在农村,有着牧牛生活经历的他,对童子牧牛这个题材有种由衷的亲近感和一缕浓浓的乡愁。他说:这个题材是我非常熟悉的,只要在牛和童子的开脸和形感上有所立意,就可以达到预期的效果。的确,细细打量这件《童子牧牛》,虽然选用的是花纹比较繁缛的玛瑙石,但作者巧妙利用石材上部的纯粹的暗紫色,俏雕牛头和骑在牛背上的牧童。大水牛回首坐卧,大嘴凸眼,两个弯弯的犄角连起,憨态可掬;宽润厚实的背上,一顽童一手扶着犄角,一手牵着牛绳,嬉笑快活地玩耍着,造型十分生动。特别的是,陈为新在牛的雕刻上摈弃了超写实的手法,通过强烈的线条感和大体写意的雕刻,来体现牛的精、气、神;孩童的开脸与造型,汲取清代孩童的气质,头分两侧有凸髻,双眉大眼,阔鼻,雕工堪称精湛。
      陈为新说这次他雕刻的《天圆地方》也是他颇为得意之作。只见他刀下的两螭虎凸眼、尖嘴,瘦身、精健,扭头、甩尾,气韵盎然。他告诉记者,螭虎是寿山石古兽雕刻题材中最多见的一种,要想在形感和语感上表达出自己的东西,是需要通过长期不断的学古汲髓又融会贯通,借鉴传统博采众长又取法乎上善于出新,深谙历代风貌又善于相石变通,然后达到内修于心外化于形的境界,方可得心应手创作出有自己独特气息、个性风貌的作品来。陈为新指着桌上摆放的一件古色古香放着幽光的青铜印章告诉记者,这次为大赛专门制作的《天圆地方》,就是在吸取了这件清代青铜印钮的双螭造型气韵的基础上创作的。他说“双螭互为‘S’形,这种制型是比较多见,但我的双螭在处理上采用扭动身形微微抬首错落呼应的形感,加上章台采用上收式斜台,使整件作品章台与印钮气韵贯通,双螭的错落造型和章台间的留白空间,让印钮古韵横生,双螭灵动起来。”陈为新说这块牛蛋石无论从石质和石色上看,本来是块很闷的石材,但是因为选择了与之匹配的创作题材,这块蹼石一样能焕发出迷人的艺术效果。
      有评论说,陈为新的古兽钮雕,巧思妙构,形态各异,造型浑朴,刀法洗练,意蕴深邃。陈为新说,在他40岁以前这些评价应该是对他之前作品的一种肯定,但现在的他,更注重作品的形感和气韵,是作品所能透露出来的一种个性与气息。他告诉记者,他现在买回了许多能把自己的艺术追求表现出来的材质的石头,然后以很闲适的心情,以饱蘸激情的刻刀,去创作最能表达自己情致和追求的作品。在陈为新的工作室,记者看到最多的他的新近作品是取材很普通的寿山月尾紫和金狮峰牛蛋石。他说,其实在他眼里,石头没有好坏之分,只有石头与题材的匹配与否。从学习寿山石雕刻开始,在过去的20多年里,陈为新利用各种机会,多次赴全国各大博物馆、艺术馆、收藏馆观赏历代艺术精品,饱食传统养料;从身边那些熟知中国历代雕刻史的高人那里受到启发,开始系统学习、梳理中国古代古兽雕刻风格;在不惑之年报读中央美术学院进修雕塑专业,用形感、质感语言重新解读寿山石古兽钮雕……,这一切的寂寞积累,不断沉淀,如今终于水到渠成,高古及历代雕刻中的那种青铜玉瓷的铸造感、厚实紧凑感、开脸器型气韵感,渐渐化为创作精髓,潜移默化地左右着陈为新的创作路径,“开自家的花,结自家的果”成了他当下的创作动力,而与之匹配的恰是这些“粗”石。陈为新说,寿山月尾紫最有金石味和铸造感,有厚重的古代气息,这种独特的原石味道非常适合我的古兽钮创作,这类石材线条感强烈,青铜铸造味浓重,而我所要表现的是古兽造形的写意,古兽神情的气韵,是一种用线条感、空间灵动感和不可言传的自然流露、不可思议的爆发被赋予了古代神化了的古兽形态,这种气息的东西与这种石材恰是天设地造,珠联璧合,我用这种石料表达我的创作语言就是天人合一。
      “胸罗万象神方畅”,陈为新的古兽作品可谓万千气象,别具一格。他说,同样是古兽,开脸可以是百种千种,这也是得益于他能够自觉地浸润在古代传统中学习与深挖,从而突破想象,随形赋意,使每一件作品都鬼斧天成,生趣盎然。这次陈为新创作的金奖奖品中的《回眸生辉》就是例证。此件选材寿山灰芙蓉石,传统题材的古兽,在陈为新新的创作时期,表现出更多青铜气味。古兽印钮明显汲取汉玉器纹饰与明代青铜兽钮的艺术古法,古兽回首翘臀,首尾呼应气韵流转;双眼凸起圆瞪,炯炯有神;咧嘴蹙鼻,威严逼人;兽头毛发呈罗纹卷曲、兽身线条富有弹性张力;粗壮的四肢,抓地有力。整件作品在古兽回眸中流露出“为新式”的权贵风貌,观之令人心目怡悦。
      “寿山石既是我的创作载体,也是我的审美寄托,它总在激发我用更多的情感和创造力去赋予它更美好的意境和更高的审美价值。”陈为新如是说。

    从左至右为《回眸生辉》《童子牧牛》《天圆地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