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尖上的修行
  • 发布时间:2017-04-21 08:38 查看数: [打印] [ ]
  • 2017年4月20日 第17期 《文化生活报》 文/ 王来文
     
        有的艺术作品是养眼的,怡情而悦目。有的艺术作品是养心的,升华精神净化心灵,与宗教一般, 唐卡艺术即属后类。
     
        唐卡,系藏文音译,指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画。是藏族文化中独具特色的绘画形式,也是中华民族绘画艺术的珍品,具有鲜明的藏民族特点,特别是有浓郁的宗教色彩。唐卡采用明亮灿烂金碧辉煌的色彩描绘神圣的佛陀世界,在颜料上采用金、银、珍珠、玛瑙、珊瑚、松石、孔雀石、朱砂等珍贵的矿物材料,间用些藏红花、大黄、蓝靛等植物为辅料,以示神圣。这些天然性材质保证了唐卡的色泽鲜艳,璀璨夺目,可经几百年的岁月侵染仍色泽艳丽明亮。
        唐卡绘制要求严苛,程序复杂。绘制用时较长,短则数月,长则数年。
        接触和了解唐卡绘画艺术是很早的,但具体时间无从记起了。前些年在与唐卡绘画大师尼玛泽仁先生的交往交流中请益颇多。视觉冲击印象最深刻的是约八、九年前,京城的好友陪我到雍和宫参观时。雍和宫曾是大清朝雍正帝和乾隆帝生活的地方,置身雍和宫,还能感受到散落在空气中的皇家余韵。陈列的宫藏唐卡艺术作品精致无比,与殿中供奉的佛像雕塑交相辉映,虽穿梭几百年了,仍金碧夺人。那幽幽的神秘气质令人迷醉,散发出的庄重与神圣的宗教气质,似一缕轻风掠过,顿觉目明神清。让我自此对唐卡艺术更是心生恭敬,恭敬其艺术魅力,更敬重唐卡绘制者宗教般的艺术信仰。
        有了更多对唐卡艺术的感受,是在认识唐卡艺术家桑吉才让画师之后。初见桑吉才让,他面带吉相,一脸喜气,微微一笑,三分可爱七分恳切,加之言辞诚恳动作憨态,颇是亲切惹人,似故知。他是一位实诚厚道之人,无半点狡气,亦无半点江湖气,有的是一股西北汉子的英气侠气。桑吉很年轻,与他成熟的思想和处事相比对,有时不敢相信其年少的年轮。他平和稳重,不争,不急,无一丝骄狂,天生带着一股宗教行者的静气,淳朴中有激情有热诚,朴实中含着智慧。他的纯朴是本真的,纯然的天生,油然的散发,这种本真在当下万众趋利的世俗中尤显珍贵。他身上有藏族艺术家的佛性,又有当下年轻艺术家的潮尚,是传统艺术的修行者,也是当代的艺术行动者。
        桑吉才让出生在藏民家庭。身上藏民族的美德与品质依旧。作为当地著名的藏传佛像雕塑家的儿子,桑吉才让没有子承父业从事佛像雕塑,然其父亲的艺术基因在血液中遗传,其通身上下涌动着与生俱来的艺术细胞。按藏民族的传统,桑吉自小经谨严的仪式拜当地著名的唐卡大师夏吾才郎为师,夏吾才郎是藏区德高望重且影响力甚大的唐卡艺术大师,桑吉才让跟随夏吾才郎大师规范学习勉唐派唐卡绘画。勉唐画派是唐卡影响最广的画派之一,桑吉自小喝着醇正的唐卡母奶长大,是正宗道地的正脉传承者。十足的正脉,正得如熨斗熨过。桑吉才让对唐卡有使命有担当,没有如其师辈的唐卡画家安守家园,他出师后不久即走出家园,走出藏区,先是在京城访师问友,多方游学,深研唐卡传统,也不断向内地绘画艺术探奥,吸纳当代绘画当代造型艺术的养分,饱满自己的唐卡艺术。他在游学中提高自己,也在游学中传播唐卡艺术,以自已的方式推动着唐卡艺术的流广。而其对古代国画中佛像的研究,更使他的唐卡作品有了份静谧的文气。他近几年寓居古闽府地榕城,在小西湖旁筑画室“聖唐阁”,画室不大,充满浓浓的藏族风情,布置虽简朴但甚是用心,临其境如置身一座藏传佛教小寺。他安居雅室,吐纳闽都文气、吸呼闽学脉承,在海丝韵绪的惬意中涵养自已,让小西湖的水气滋润作品的灵气。桑吉做为唐卡画师,始终保持着藏民族的生活与艺术方式,隐士般的生活,僧侣式的创作态度,这让其保持着与世俗适当的距离,无疑也让其作品保持一脉醇正与神性。他虽身在喧嚣的闹市,却远离俗务,醉心描绘着宗教题材,在宗教画的创作中保持着心灵的自由与虔诚,保持心灵守望在静谧的精神家园中,让精神沉淀在艺术的乐园里。
        观桑吉的唐卡作品,画中佛像气象庄严,智慧明澈,菩萨低眉慈悲,纯金勾勒出的线条精致绵力,躯体圆浑泰然,近看远看都神采动人,神秘感人。面面玄虚,静如止水,有幽玄之缈境。画境幻化,是仙境亦神境。在作品前,那种纯粹的美,美中静穆的性灵,似心经,似莲花经,能让你我心灵顿时得以洗涤,得以静化,得以放空。他对勉唐派中金卡和黑卡的探索极为用心,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大胆采用繁简对比,取舍留空,但注意回避激情,保持庄严境界的传统基础上有现代绘画的余韵。作为藏族艺术家,桑吉的唐卡画风保持精严的传统,度量经的程式,唱出神像的造型健康、结构严密;金箔银贴与矿物色并重,吟出设色的庄重富丽;谨严的描线,圆润而沉稳,弹出美的流动与节奏。修饰得体,渲染适宜,是佛像的恰如其分,也是他佛像对艺术的那种恭心敬意。作品始终有着圣严肃穆的质感,流淌着宗教的神灵气息,充盈着佛性气场。他的敷色、用笔、起止、收束,始终不温不火,精准到位,这不光是他画技的本事,更是他的一种心灵修为,一种澄澈寂静的内心外化。
        他近年醉心古闽沿海的民间信仰妈祖文化。近期用了三年时间花大精力倾心创作表现妈祖信仰的大幅唐卡作品《妈祖之光》,是其用唐卡语言表现民间信仰的探索佳作。作品法度精严,用线工整流畅,背景采用青绿山水画法衬以民间花卉图案,格外见出匠心。画面富丽堂皇,又纤毫毕现,极尽工细。在保持唐卡的传统美学元素外多了份民间性、纯朴味,在神性中融入了人性,有了份亲切。在唐卡程式化要素里,多了份个性和情绪色彩。这种探索不仅对其本人有意义,对唐卡艺术的拓展与丰富,不管是题材还是形式与语言都很有意义。探索唐卡表现汉族民间信仰,展露桑吉宽广胸襟,也让其艺术更多融入民间汇入时代,言说唐卡的时代筋骨。从事艺术,不应绕开传统,也不应避开当代,有传统的历史通道,就不飘浮,有当代的时代气息,才知站在哪里。桑吉深知此理。
        若说传统文人画是感性的艺术,因情而抒,那唐卡艺术应属理性艺术,神遇而迹化。文人画是抒怀的,唐卡画是匠心的。匠心才可独造,才可神造。匠心是一种修行,一种艺术的修行,笔尖上的修行。
    唐卡 桑吉才让 作
     
    桑吉才让
       生于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隆务镇吾屯下村,热贡唐卡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会员、青海省美术家协会会员。8岁入室跟随国家级工艺大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夏吾才郎大师学习唐卡绘画。现已从事唐卡绘画20年。作品多次获奖工艺美术大奖,绘画作品遍及北京、上海、杭州、香港、台湾等地以及日本、美国等国,作品深受国内外文化艺术界、藏学界的高度评价和赞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