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梦书屋能致远(《文化生活报》2017年第28期)
  • 发布时间:2017-07-06 09:24 查看数: [打印] [ ]
  • 2017年7月5日 第28期 《文化生活报》 文/本报记者  陈小军
     

    大梦书屋能致远

    ——对话海峡出版发行集团总经理林彬
     
      4月28日,驻落在福州新大学城中心的历史名校福州一中迎来了融合了现代书屋的深度阅读理念的“大梦书屋”的落地开馆盛事。大梦书屋自2014年开业以来,发展势头良好,已经先后在福州市开办了三家不同风格的门店:西湖店、鼓岭店、八中店。为此本报记者专程采访了海峡出版发行集团总经理林彬先生,分享他的“九拥境界”,并听他讲述读书对莘莘学子或是一个民族的重要作用。
     
    海峡出版发行集团总经理林彬
     
      记者:选择在如此一所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教育名校中开设“大梦书屋”是基于一种什么初衷?
      林彬:
    众所周知,中国人的成长路径可简要概括为:从书开始,以爱为结。对于读书的妙处,自古以来论述颇多,汉朝刘向在《说苑》中讲:“书犹药也,善读可医愚。”后魏道武帝曾问博士李先:“天下何物最善,可以益人神智?”李先回答说:“莫若书籍。”皮日休认为书籍胜过美女,说:“惟书有色,艳于西子”、“案头见蠹鱼,犹胜凡俦侣。”宋朝诗人黄庭坚曾说:“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义理不交于胸中;对镜觉面目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尤袤则说:“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而读之以当金石琴瑟也。”可见,读书不仅能使人拥有智慧,更能使人拥有广博的人生境界。作为引领教育先河的福州一中,从古至今书声琅琅、书香盈盈,在这里我们不仅能够感受到“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的场景,而且更能够体悟到学子们“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境界。为此,在这样一所“最是书香能致远”英才辈出的教育名校建设“大梦书屋”就有了让我们有诸多启发和启示的契机。
    记者:传统一中学校的“三牧文化”与“大梦书屋”的深度阅读理念融合性地植入新锐老校,无疑可催生起所有热爱读书的人们一起共同思考中国人,特别是中国读书人的成长路径。您能否就此具体谈谈读书对莘莘学子或是一个民族有着什么重要影响?
    林彬:我想以福一中学子为例,从探赜“九拥境界”这一中国人成长必经路径来谈谈关于这一点的思考。
      一是从“拥书入梦”中感悟一中学子的读书启蒙。“拥书入梦”即拥抱书本入梦为怀。古人从咿呀学语开始,书就伴随一生。当代福州一中学子更是有从小就在书声中拥入香甜梦境的诸多体会。中国人古时读的儿童蒙学读物有《弟子规》《幼学琼林》《三字经》等,这些书不仅能启发儿童心智的成长,而且引导众多学子成长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读书犹如进食,当我们还是个孩童的时候,吃过很多食物却记不起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长成为我们的骨头和血肉。读书更是如此,一个人从小认真读过的书其实早已融进灵魂,沉淀成智慧和情感,只要一个触动点就会喷薄而出。为此,在福州一中成立“大梦书屋”,让中国人从古自今所形成的“拥书入梦”的理念在新生代的一中人身上弘扬光大,让书本带给我们丰富的精神生活、带来追求、带来奋斗、带来梦想,让我们去寻找生命的另一种可能、另一种生活方式。
     
    大梦书屋即景

      二是从“拥庭入训”中感悟一中学子的读书明礼。“拥庭入训”即庭训教育让人读书明礼。中国古人晨起接受庭训教育已成为人生初始成长的“必修课”和“成长路”。孔子言:“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常读书的人锦心绣口、谨言慎行,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受书的熏陶浸染,都处处充盈着礼貌、礼数、礼遇。一个人在自我精神世界里能够始终恬淡愉悦,一定是一本本的书为其心灵打开了明灯,保持时时清醒、步步睿智,最终走出明礼人生。读书是明礼的行为,而这种行为本身却可以引领一个人走向更大的智慧。“拥庭入训”的理念让一代代的中国人成就了家庭文化的教育与传承。为此,在福州一中成立“大梦书屋”,让中国人从古自今形成的“拥庭入训”的理念在新生代的一中人身上传承弘扬,让晨起读书反思的好习惯更加陶冶人的情操、历练人的性情、厚实人的底蕴、纯粹人的精神,从而培养出一中学子明礼而儒雅的气度。
      三是从“拥学入志”中感悟一中学子的读书志向。“拥学入志”即在读书学习中成就志气、志向。大教育家孔子在《论语》中从整体上布局了中国人成长路径的“向度”。孔子言:“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至此“拥学入志”的理念成为中国人读书立志成长的出发点和标志点。历史上古人推崇的“寒窗苦读”“青灯黄卷”“皓首穷经”等演绎的都是“拥学入志”的践履故事。一个人全身心地投入到读书的状态,实际上也是一种修炼自我的远大志气,是个人品性修养、意志磨砺与心理能量积累的过程。为此,在福州一中成立“大梦书屋”,让中国人从古自今形成的“拥学入志”的理念在新生代的一中人身上重振雄风,希望大家能“志于学”,自觉地徜徉于书海,不断丰富自己的内心世界,从而成就大家的志气、志向、志愿。
      四是从“拥立入标”中感悟一中学子的读书目标。“拥立入标”即拥有三十而立的定位目标。从孔子开始中国古人就把“三十而立”定义为人生成长和成熟的基本年轮标志。无论是依靠自己的本领独立承担起自己应承受的责任,还是确定自己的人生目标与发展方向;无论是立身、立业、立家,还是思想的修养、道德的涵养、能力的培养,都离不开从现在开始读书立志目标的确立确定。大抵聪明人在读书上总是要下“苦功夫”“笨功夫”的,从而拥有了明确的目标,很多人也因此奠定了深厚的学养基础和立命标杆。为此,在福州一中成立“大梦书屋”,让中国人从古至今形成的“拥立入标”的理念在新生代的一中人身上不断创新出彩,希望大家能在“大梦书屋”中和在学校教育的深度阅读过程中找到合适自己人生成长的读书目标、立志方向,逐渐走向成熟、成功。
    五是从“拥思入境”中感悟一中学子的读书真谛。“拥思入境”即指拥有明了的读书态度而走向深思熟虑的“不惑”境界。中国古人常把“四十不惑”作为人生成熟的标杆要求,尤其推崇通过读书使人明白人生真谛后进而达到深思熟虑的“不惑”境界。读书可使人少些冲动,多些冷静;少些烦恼,多些理智;少些放任,多些责任;少些盲从,多些思考。古人常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目的也是希望通过深度读书和社会践履融通后助力人们在成长过程中达到深思熟虑的“不惑”境界。当代学子更应懂得从日常学习读书中学会思考、学会思想、学会解释,这是思想成长的轨迹、是解惑析疑的通途,更是让自身登高望远的路径。为此,在福州一中成立“大梦书屋”,让中国人从古至今形成的“拥思入境”的理念在新生代的一中人身上践行践悟,希望大家能够在阅读中多思考、多感悟,做到释疑解惑、深思熟虑,进而不断迈向人生“不惑”的境界。
      六是从“拥知入命”中感悟一中学子的读书使命。“拥知入命”即拥有知识懂得自身使命。所谓“五十而知天命”,从孔子以来的古人都认为唯有读书才能使人明白自身的使命所在。读书使人知道自己的命运轨迹,做到不怨天;知道自己的人生定位,做到不尤人;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做到不懈怠。所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阐述的就是这番“拥知入命”的大道理。读书使人眼界变得开阔、思想变得深刻、精神变得崇高、品德变得高尚、举止变得高雅,就会提升整个做人与处事的层次和魅力,使知识产生出无穷的力量,从而领悟人生的崇高使命。为此,在福州一中成立“大梦书屋”,让中国人从古至今形成的“拥知入命”的理念在新生代的一中人身上重塑清风,希望大家在广泛阅读中、在深度阅读中明白自身的使命所在。
      七是在“拥顺入里”中感悟一中学子的读书智慧。“拥顺入里”即读书能使人达到内悟而“耳顺”的智慧。古人认为孔子所言的“六十而耳顺”的境界在农耕时代里是可以做到的。古人强调的读书让人“耳顺”在于他能通过广鉴周知而集中古今中外的智慧,让自身听取各方建议后达到从容睿智的境界。读书使人达到“耳顺”的境界,就在于不管听到什么言论、遇到什么坎坷曲折,都能做到不激动,并冷静地进行思考,使自己的情绪顺应客观环境、顺应事物规律,学会不暴躁、不气馁、不悲伤、不退缩,达到宠辱不惊、始终如一的境地。为此,在福州一中成立“大梦书屋”,让中国人古往今来形成的“拥顺入里”的理念在新生代的一中人身上重鼓号角,希望大家能在博览群书中集合古今智慧、感悟人生真理、涵养自身的气度风骨,进而顺风顺水地顺利成长。
      八是在“拥矩入行”中感悟一中学子的读书境界。“拥矩入行”即读书能使人达到“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大教育家孔子认为在人生七十古来稀的豪迈年轮,人生通过丰富的阅读、阅历定能达到“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从古以来不同年代的读书人也努力践履着这一理念。读书可以静心,心平才能气和,心静才能心平,自然就会生养和气,从而达到“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人在读书的过程中眼界高了、胸怀大了,自然就能更加包容,胸中和气也会与日俱增,通过读书获得正气和善念的养成,也能使人看待世界更加慈悲、更加和气,从而达到“拥矩入行”的境界。为此,在福州一中成立“大梦书屋”,让中国人自古以来形成的“拥矩入行”的理念在新生代的一中人身上渐晰渐明,希望大家通过对读书“三境界”的熏陶,涵养自身的品格、品质、品味,成就一番人生的学问,从而能在未来发展征途上收获到“随心所欲不逾矩”的人生境界。
    九是在“拥爱入怀”中感悟一中学子的读书大爱。“拥爱入怀”即读书能使人达到“大爱暖千秋”的境界。我们知道古人并未对七十古来稀之后的人生路径作出期许和框定,但几千年的中国文明史告诫人们和警悟世人,人生当拥有一颗坚韧的“爱祖国、爱人民”的大爱之心后才能真正成就人生。当代百岁文坛巨匠冰心先生也曾形象地讲道:“爱祖国是从爱家乡开始的”。中国人的这一古老家乡从来就是一个爱读书的国度,读书使人乐在其中、爱在其中,成为中国人自古以来的一种愉悦、一种享受、一种难得的生活状态,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讲,“拥爱入怀”的读书梦才真正是中国人从古至今挥之不去的真正乡愁。常言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正是书本能给予这样的大爱。为此,在福州一中成立“大梦书屋”,让中国人从古以来形成的“拥爱入怀”的理念在新生代的一中人身上历久弥新,让如兰的书本给同学们带来一缕缕爱的芳馨,让留存在这个世界上爱的痕迹氤氲校园的每个人,让“大爱暖千秋”的美好境界成为中国人挥之不去的新“乡愁”。
     
    大梦书屋鼓岭店
     
      记者:中华民族是一个重视读书学习的民族,中国记录和创立了世界上最丰富、最多产的文字传统,出现了真正的阅读形态,同时国人在不同历史时期也创新性地发展了 阅读的不同方式。您能介绍一下您归纳的九种阅读类型吗?
      林彬:
    本人主撰的《中国知识分子发展探赜》一书中将这些阅读方式归纳为九种类型:
      一是“故事式”阅读。故事即典故,在子女幼小的时候长辈就会以讲故事的形式开始向他们灌输中国传统美德和人生智慧,诸如“孔融让梨”“凿壁偷光”“孟母三迁”等故事以及儿歌民谣。
      二是“蒙学式”阅读。“蒙学”即启蒙学塾。古代“蒙学式”阅读所用的教材是系统地进行传统伦理道德的教育读本,一系列的蒙学教材提供了诸多的学习楷模与典范,诸如《弟子规》《三字经》《幼学琼林》等。
      三是“耕读式”阅读。“耕读”是指在求生存之余读圣贤书,在日常生活里接受潜移默化的熏陶和教化。在工作闲暇之余阅读经典、体会思想、品味意蕴,从而获得精神的滋养、心灵的慰藉。
      四是“躬行式”阅读。“躬行”即身体力行、亲身实践。孔子一贯重“行”,在言语行的关系上他明确主张要“听其言而观其行”,他认为读书的目的在于“行道”,只有通过“躬行式”地“行”才能使“道”变为现实。孔孟所提倡的坚持力行的“躬行式”阅读方式对今天仍有重要的实际意义。
      五是“内省式”阅读。“内省”即在内心省察自己的思想、言行,检查有无过失,通过自我反省随时了解、认识自己的思想、意识、情绪与态度。“内省式”阅读指通过读书对照自己的行为,从而达到自我反省、自我坚持的目的并使读书成为向善的途径。
    六是“科举式”阅读。“科举”是中国古代封建统治者让读书人参加的人才选拔考试制度,“科举式”阅读是“学而优则仕”的一种制度。当然对“科举式”阅读的进步性与局限性我们要作历史的、辩证的、客观的分析和评价。
      七是“清寄式”阅读。“清”为清白、清廉、清静、清雅等。“清寄式”阅读被称为“闲读”“惟有福人才肯读书”“坐卧一床书”是一种“尚清”的读书方式。正是这种“清寄式”阅读和“尚清”的生活方式,才能将心理调整到如明镜的空明与虚静状态,才能真正享受读书的清雅、清高、清照、清幽、清虚的境界。
      八是“教化式”阅读。“教化”即儒家所倡导的政教风化、教育感化。中国历史上非常注重“教化”对人的影响,而且这种教化贯穿古今。 “教化式”阅读正是通过对经典的阅读与阐释达到教育感化的目的。
      九是“生活式”阅读。读书是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必须和自己的生活经验溶为一炉。“生活式”阅读之喜在于结良师益友,读旧书如见故人,看新书如遇新知。以心为灵如与先贤低语;以书为友淡泊明志,在困惑时得以解疑、在迷茫时得以指路、在消沉时得以振作。
     
      记者:好的,十分感谢林总的分享。
     
     
返回顶部